物理学史

物理学家

物理资料

诺贝尔奖

实验史话

·当前位置:首页物理世界 → 诺贝尔奖



2015年诺贝尔奖

诺贝尔奖官网发布消息,从10月5日起,瑞典诺奖委员会将陆续公布2015年诺贝尔各大奖项获奖名单,备受关注的“诺奖周”也随之开启。

2015年12月10日,诺贝尔颁奖典礼于瑞典斯德哥尔摩举行。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10月5日下午5点30分,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揭晓,我国科学家屠呦呦获奖!获奖理由是“有关疟疾新疗法的发现”。另外两名获奖科学家为爱尔兰的William C. Campbell和日本的Satoshi ōmura,获奖理由是“有关蛔虫寄生虫感染新疗法的发现”。以表彰他们在药物治疗疟疾、盘尾丝虫病和淋巴丝虫病方面所作出的杰出贡献。其中,屠呦呦独享一半奖金,爱尔兰和日本科学家分享另外一半奖金。

需要说明的是,屠呦呦是第一个获得诺贝尔奖的中国女性,也是中国获得诺奖的第一位医学科学家。这是中国科学家首次因在中国本土进行的科学研究而获诺贝尔科学奖,是中国医学界迄今为止获得的最高奖项,也是中医药成果获得的最高奖项。

William C. Campbell 1930出生于爱尔兰,1952在爱尔兰都柏林大学获得学士学位,1957年获得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博士学位,1957年—1990年在默克公司研究所进行治疗剂研究,1984年—1990年为高级研究员和实验室主管来进行分析研究。Campbell目前是美国杜尔大学的名誉研究员。

Satoshi ōmura 1935年出生于日本山梨县,1968年获得日本东京大学药学博士学位,并在1970年获得日本东京理工大学化学博士学位。1965年—1971年在日本北里研究所作为研究员进行研究。1975年—2007年为日本北里大学教授,2007年至今,Satoshi ōmura日本北里大学名誉教授。

屠呦呦:1930年出生于中国,1955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医学部药学系,1965年—1978年为中国中医科学院助理教授,1979年—1984年为中国中医科学院副教授并于1985年成为中国中医科学院教授。2000年起,屠呦呦成为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席教授。

由寄生虫引发的疾病折磨了人类数千年之久,已成为一个重要的全球性问题。特别是这类疾病感染了世界上最贫困的人群,为人类改善健康和追求幸福带来了沉重的负担。今年获奖者的研究成果,对治疗这世上最可怕的寄生虫病而言,是一种彻底的革新。

William C. Campbell和Satoshi ōmura发现了一种新药——阿维菌素,其衍生物能够从根本上降低盘尾丝虫病和淋巴丝虫病的发生,同时对其它寄生虫病患病数量的控制也有着很好作用。屠呦呦则是发现了青蒿素——一种可以显著降低疟疾患者死亡率的药物。

这两项发现为人类提供了强有力的新武器,从而使得人类能够与这些每年感染亿万人的疾病作斗争。其为人类改善健康、减轻病痛所带来的功德不可估量。

挽救数百万人生命

屠呦呦是抗疟新药青蒿素的第一发明人。她领导科研组继承发扬祖国医药学遗产,从系统整理历代医籍、本草入手,收集二千多种方药,归纳编篡成《抗疟方药集》,又从中选出200多方药,以现代科学组织筛选,不断改进提取方法,终于在1971年发现对鼠疟、猴疟均具有100%的抗疟作用的青蒿素。经全国协作,验证病例达二千多例,确证为“高效、速效、低毒”的抗疟新药,特别对抗氯喹恶性疟有特效。其后,她继续深入研究,又首先发现双氢青蒿素,研制青蒿素类和吖啶类抗疟药组成的“复方双氢青蒿素”,扩展药效至免疫领域。

青蒿素的发现不仅找到了一个抗疟新药,而且为寻找抗疟药开辟了一条新的途径,由此带动国际抗疟领域工作的新进展,也促使世界上很多国家对青蒿素展开进一步的研究,挽救了全球特别是发展中国家数百万人的生命。

诺贝尔奖的致辞中如此提及屠呦呦发现的青蒿素:“在未来的疟疾防治领域,它的作用不可限量。”

10月6日,屠呦呦在北京的家中。新华社发

“三无”院士铸传奇

台湾“中央社”10月5日报道称,屠呦呦1951年考入北京大学医学院,在北大医学院药学系生药专业学习,1955年毕业于北京医学院(今为北京大学医学部)。毕业后曾接受中医培训两年半,并一直在中国中医研究院(2005年更名为中国中医科学院)工作,前后分别晋升为硕士生导师、博士生导师,现为中国中医科学院的首席科学家。然而,屠呦呦几次被提名参选院士都未选上,一直是“三无教授”(没有博士学位、留洋背景和院士头衔)。

 

物理学奖

 

瑞典斯德哥尔摩当地时间6日11时45分(北京时间17时45分),2015年诺贝尔物理奖在当地的瑞典皇家科学学院揭晓,加拿大物理学家阿瑟·麦克唐纳和日本物理学家梶田隆章共同荣获该奖项,,以表彰他们通过中微子振荡发现中微子有质量这一研究。

加拿大物理学家阿瑟·麦克唐纳和日本物理学家梶田隆章

两人获奖呼声来由已早

梶田隆章受业于小柴昌俊以及户冢洋二,2002年三人共同获得了潘诺夫斯基实验粒子物理学奖。梶田隆章也是现任日本东京大学宇宙线研究所所长与研究所附属宇宙中微子观测信息融合中心负责人。2004年的时候美国金融物理杂志就预测因为户冢洋二已经去世,梶田隆章很有可能与亚瑟·麦克唐纳分享诺贝尔物理学奖。

亚瑟·麦克唐纳是加拿大物理学家萨德伯里中微子天文台研究所主任。2001年8月,在麦克唐纳的领导下,依据安大略省萨德伯里中微子天文台地下2100米的检测测试的观测结果,推论出来自太阳的电中子振荡成为介子和中微子。麦克唐纳和户冢洋二也被授予2007年富兰克林奖项。2008年,美国金融物理学杂志也曾预测麦克唐纳有望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

何为“中微子震荡”?

颁奖词提及,两位科学家的发现将改变人类对于中微子的理解,甚至是宇宙的结构和未来的命运。那么什么是中微子,中微子震荡又是何故?

这两位科学家研究的是中微子,有没有大微子和小微子?答案是否。中微子的“中”,指的是电中性,“微”是说体积小,所以叫中微子。

什么是中微子震荡?下面这个段子可以有利于科普:假设中微子是一群普通青年,他们“十·一”去远游,到了地方发现人只剩约三分之一,人都消失啦,这就是中微子丢失之谜。后来人们发现普通青年没丢,但变成了“文艺青年”和“2B青年”,这叫中微子振荡。

 

化学奖

 

瑞典斯德哥尔摩当地时间7日中午11时45分(北京时间17时45分),2015年诺贝尔化学奖在当地的瑞典皇家科学学院揭晓,托马斯·林道尔、保罗·莫德里奇以及阿奇兹·桑卡获奖。获奖理由是“DNA修复的细胞机制研究”。

托马斯·林道尔、保罗·莫德里奇、阿奇兹·桑卡

获奖后无比激动

颁奖词中写到,三人在分子领域绘制出了细胞如何完成DNA修复及保护遗传信息,在人类了解活细胞功能、从分子层面解释遗传性疾病成因以及癌症发生发展和人体衰老的机制方面作出了“决定性贡献”,研究成果在未来甚至可以为癌症治疗发展提供很大帮助。

林达尔在现场电话连线时说,自己能获奖相当惊喜。他表示,DNA大量受损会诱发癌症和其他严重疾病,“因此我们希望尽可能地对抗这种损伤,而第一步要做的,就是摸透这些损伤形成的机理。”

另一名获奖者桑贾尔同样激动不已,甚至有些语无伦次。他说,通知电话打来时自己正在睡觉。“电话是我妻子接的,她叫醒了我。我根本没想到(会获奖),太吃惊了。我尽量让话语连贯……这是一次愉快的经历。

阐明DNA修复过程不易

颁奖典礼上,一位科学家当场展示了一个DNA模型。她首先向观众抛出了一个问题,这条DNA有多长呢?如果将一个细胞中的DNA分子链抽取出来并拉直,它的长度将超过2米。而人体内的细胞数高达数十亿个,所有的DNA加起来的长度,可以往返地球和太阳之间250次。

每天这些DNA都受到来自外界的猛烈攻击:化学反应,宇宙射线,温度变化……这些因素都会对DNA分子造成破坏。但奇怪的是,我们的基因并没有因此变成一堆乱码。相反,大多数时候,它们都乖乖地在人的体内保持完整状态。

获奖的三位科学家,正是因为各自阐明了与人类相关的若干DNA修复过程,才获得了此次诺贝尔化学奖。

 

文学奖

 

10月8日,瑞典学院常任秘书长萨拉·丹尼尔斯宣布白俄罗斯作家斯维特拉娜·阿列克谢耶维奇获得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

记录时代磨难的女作家

颁奖词提及,阿列克谢耶维奇的复调作品是“对我们时代的磨难与勇气的纪念”。

出生于白俄罗斯的阿列克谢耶维奇是一名记者和散文作家,擅长纪实性文学作品,她的文字记录了二战、苏联解体、切尔诺贝利事故等。但其独立新闻活动曾受到苏联政府限制,《锌皮娃娃兵》曾被列为禁书。

阿列克谢耶维奇已出版的著作有:《战争的非女性面孔》、《最后一个证人》、《锌制男孩》、《死亡的召唤》、《切尔诺贝利的回忆:核灾难口述史》等。各部著作相继获得1998年德国莱比锡图书奖、1999年法国国家电台“世界见证人”奖、2006年美国国家书评人协会奖等奖项。

 

和平奖

 

2015年诺贝尔和平奖10月9日公布,授予突尼斯全国对话大会。其颁奖理由为:2011年突尼斯政局突变后局势恶化,该大会为促进突尼斯多元民主进程做出决定性贡献。

诺贝尔奖官网称,突尼斯全国对话大会由四个关键突尼斯公民社会组织发起:突尼斯劳工总联合会、突尼斯工业、贸易和手工业联盟、突尼斯人权联盟和突尼斯律师行业组织。这些组织代表了突尼斯社会的各行各业和不同价值观:工作生活和福利、法治和人权原则。

基于此,突尼斯国家对话大会担任了各方调停者和突尼斯和平民主发展的推动者的角色。因而,诺奖委员会将2015年诺贝尔和平奖授予该大会,而非授予4个独立的组织。

 

经济学奖

 

凤凰财经讯 诺贝尔官网消息,201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为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家迪顿(Angus Deaton)。获奖理由是:1.他所设计的一套需求系统2. 消费与收入之间的关系(包括宏观和微观数据的采集)3. 针对发展中国家的生活标准和贫困水平的研究。

Deaton曾是英国布里斯托尔大学的经济学教授,1983年转到普林斯顿大学。目前,他是伍德罗·威尔逊学院德怀特·D·艾森豪威尔国际事务教授和普林斯顿大学经济系经济学和国际事务教授。

他目前是美国艺术与科学协会成员,计量经济学协会成员,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咨询委员会成员、盖洛普(Gallup)组织高级研究员,此前,他曾是世界银行研究审核委员会主席(2005-2006)、国际货币经济组织华盛顿访问学者(2006年10月)、哈佛大学经济系顾问团主席(2009年12月)、全美经济学会主席(2007)。

他因为与John Muellbauer共同开发的近理想需求体系而为众人所知。他的主要著作包括:《经济学与消费者行为》,剑桥大学出版社;《了解消费》,牛津大学Clarendon出版社;《家庭调查分析:发展政策的微观经济方法》,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出版社;《伟大的印度贫困辩论》。

他是1978年该协会首届弗里希奖的获得者、BBVA基金会经济、金融与管理知识前沿奖获得者。

迪顿在分析盖洛普公司2006年全球幸福调查时发现,生活满意度和人均GDP之间几乎呈正相关关系:国家越富裕,人民越幸福。分析同时发现经济增长实际上对人民的幸福感有着负面影响。

迪顿曾研究金钱和幸福之间有着微妙关系。研究人员在2008年至2009年,对45万美国人进行了调查。可将幸福分为两类:日常生活满意度(情感上的幸福)和整体的“生活质量”,也就是一个人对自己在世界上的位置的总体满意度。调查显示,较高的收入对日常生活满意度没有特别大的影响,但提高了人们对“生活质量”的满意度。

迪顿认为,对于经济转型国家和贫穷国家来说,收入不平等是一个显著的发展障碍。如果经济发展增添的财富只惠及一小部分人群,即便国内生产总值上升,人们的生活质量和人类发展指标仍然会停滞不前。他曾在自己的新书《胜利大逃亡:健康、财富和不平等的起源》中讨论了这种巨大差异的影响。

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家迪顿(Angus Deaton)